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

电子商务服务中心

垂询热线

0571-56835043

电子信箱

bloodcollectiontubes@gmail.com

公司地址

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
邮编:318020
电话:0576-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
传真:0576-84050345

更多 | 加入成员列表

资源导航

更多 |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

访问数:2343353

高手十码期期公开验证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1-11-16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花淑兰的代表剧目,也即起家戏评剧《茶瓶计》曾经得到过梅兰芳大师的盛赞。花淑兰在该剧中饰演天真活泼的丫环小春红。

  20世纪40年代,她在锦州演出《茶瓶计》时,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也在锦州演出,梅先生听说有一个年轻评剧演员演出的《菜瓶计》非常受欢迎,于是,前往观看。观看后,高度赞扬花淑兰将小春红这个角色演活了。说她的唱、做很有功力,人物演得高雅而脱俗。

  梅先生特别对“闻喜”一场中,春红听到单姑老爷来了,异常喜悦,跑回楼上报喜,见小姐时,花淑兰创造性地根据人物需要所表演的180度大转身非常赞赏,说一般演员不敢这样使用这个动作。这既体现了演员的身段的技巧,又突出了人物的机敏智慧和活泼顽皮的性格,也反映出小春红喜悦的心情,衬托出小姐日夜思念单姑老爷的苦闷。陪同梅兰芳先生观看的人看到梅先生欣喜的神态问道:“我看她小小的年纪,唱戏就有如此好的本领,真是不一般。这《茶瓶计》里的小春红被她演活了。她的表演跟别人不一样,该剧剧情并不复杂,让花淑兰这么一唱,可了不起了,她的表演、唱法有真玩艺儿……”

  演出结束后,梅先生与陪同人员走进后台,热情地握着花淑兰的手,盛赞她演得好,唱得好!说,京剧有个红娘让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先生演活了,唱活了。评剧又出了个小春红,让花淑兰演活了,唱活了,评剧大有希望。

  从此以后,花淑兰能经常得到梅兰芳大师的指导,她两次在文化部举办的演员讲习班学习时,都亲自聆听过梅兰芳大师的讲课。每次花淑兰进京演出或开会,梅先生得知后总是前往观看,给予关怀。

  巍巍评坛谱春秋,佼佼“花派”扬五洲。你是一支美的赞歌,唱遍天下喜怒哀乐;你是一部花的传说,写尽人间悲欢离合。委婉处,牵人肝肠,激昂里,动人心窝,忧伤中,催人泪下,悲壮时,震人魂魄。你吸吮黑土的滋养,发扬宗师的品德,你闪烁民族的神韵,创造迷人的风格。从辽宁大地到边寨村落你经历的旋涡,标志看征途的坎坷;你高超的功力,显示着奋斗的执著;你鲜活的形象,注释着多彩的生活;你精湛的技艺,代表看伟大的祖国。你不愧是花的精灵,怎一个绝字了得!

  这是《花淑兰艺术生活集锦 一代栋梁木,满园桃李花》写真集中对花淑兰的赞歌。花淑兰的“花派”艺术,在中国评剧史上占有重要地位,它是流传深远、魅力无穷的艺术流派。“花派”创始人花淑兰,在艺术上取得的成就是令世人瞩目的。她争分夺秒,亲自带团往返于东北及京、津、冀巡回演出,同时教授来自河北、北京、天津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内蒙古及辽宁省内40余名学生,把自己积累的艺术经验传授给下一代。这些学生已成为各剧院、团的主演和艺术骨干。

  花淑兰用心血耕耘着评剧艺苑,用心血浇灌着评剧界桃花。她给人民带来欢乐,给评剧事业创造财富。65年的艺术生涯,演出了近200出戏,感人至深,脍炙人口。公演万余场,足迹遍及海内外,给观众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。她不仅是卓有建树的评剧表演艺术家,也是一位评剧教育家,是五代“花派”传人的“总教头”。她的学生在全国两次汇演大赛中夺魁获奖共14人,其中有两人获“梅花奖”。花淑兰不仅是一位表演艺术家,而且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评剧艺术教育家。她传授技艺,教导弟子,达到呕心沥血的境地。原中顾委副主任曾赠联写道:“新竹高于旧竹枝,全凭老干为扶持。明年更有新生者,十丈龙孙绕凤池”。中国文化部副部长高占祥两次题词赞道:“精心育桃李,热情传技艺”,“一代栋梁木,满园桃李花”。

  花淑兰亲自传授的后人有50多人,她将弟子作为“女儿”一样看待,她的众多弟子也将这位德高望重的师长视为慈祥的母亲。她的弟子遍布全国,有的享誉海内外。哈尔滨评剧院的徐广琴,沈阳评剧院的冯玉萍、王镇芝、田敬阳,大连评剧团的徐蕴玉,秦皇岛小海燕评剧团的谢玉文、孟沙,内蒙古东峰评剧团的王锐君,盘锦艺术团的赵俊芝等人,均是所在院团的挑梁主演。她的弟子中,在全国汇演大赛中夺魁获奖者有14人,其中有二人获得二度“梅花奖”,她们已成为“花派”的佼佼者。

  花淑兰不断探索,奉献不止。她曾说:“只要我花淑兰不死,我就要继续为人民演戏,把我的技艺传给年轻人。”是的,祝愿“花派”艺术普遍传播,遍地开花结果。花越开越旺,果越结越多;花越开越鲜艳,果越结越成熟,果实花艳香满园。

  花淑兰为评剧艺术奋斗一生,老当益壮,宝刀不老,保持着艺术青春,不间断地登台献艺,天天坚持练声,对年轻演员有求必应。她除了奔走各地教学外,每年都有几名外地学子拜在她的门下,在她家里吃、住,一学就是三五个月或半年之久。她毫不保留地把技艺传给学生,且分文不收,供吃、供住,这在当今艺坛中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她每收一个徒弟,总是笑眯眯地说,她又多了一个“女儿”。在教学上,她以满腔热情与挚爱,对待弟子比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还疼爱。她的入室弟子沈阳评剧院的冯玉萍参加首届中国评剧节时,患感冒扁桃腺发炎,花淑兰在她演出时,一直站在侧幕后观看。冯玉萍下场后,立即将自己带在身边的药亲自喷到冯玉萍的嗓子里,冯玉萍感动得直流眼泪。